稅務行政處罰典型案例分析

發布時間:2016-10-09

案例一:

甲某因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被公安機關抓獲,因數量較少,未構成犯罪,根據《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懲治虛開、偽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的決定》第十一條的規定,“對當事人有偽造或者出售的增值稅專用發票、非法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、非法購買增值稅專用發票、偽造、擅自制造或者出售偽造、擅自制造的可以用于騙取出口退稅、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行為之一,尚未構成犯罪的,公安機關可以處15日以下拘留,同時處5000元以下罰款。”公安機關對甲某處以10日拘留、2000元罰款的處罰。

隨后主管稅務機關對該甲某處以罰款10000元的決定,依據是《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》第三十八條的規定,稅務機關可以沒收非法所得,并處10000~50000元的罰款。

根據法律、行政法規的規定,對這種稅收違法行為,公安機關和稅務機關都有行政處罰權,但罰款只能實施一次。如果公安機關和稅務機關對上述違法行為都給與罰款的行政處罰,那就違反了“一事不二罰”的原則。在此注意的是,“一事不二罰原則”只限于罰款,對同一稅收違法事項,有權實施行政處罰的機關是可以處不同種類處罰的。

案例二:

某生產企業于2012年1月簽訂一項售貨合同并收齊全部貨款20萬,合同約定次月10日前發貨,企業按照合同約定準時發貨。因客戶不要發票,故該企業將收到的貨款計入“預收賬款”,貨物計入“發出商品”科目。2013年1月4日主管國稅局對該企業下達《稅務檢查通知書》,對其2012年的增值稅納稅情況進行檢查。該企業經理得知后,讓企業會計將該項收入計入2012年12月的賬目并向稅務機關申報繳納了增值稅。2013年1月20日稅務機關發現了這個問題。A公司便將上述情況作了說明,認為自己并沒有少繳稅款,只是延遲納稅,沒什么大問題。但是檢查結束后,稅務機關仍然認定該企業未按期申報這筆收入是偷稅行為,要處以所偷稅額0.5倍的罰款并加處滯納金。

該企業對加收滯納金并無異議,但對罰款有不同看法,認為自己在稅務機關檢查期間就主動繳納了稅款,并沒有少繳稅,稅務局認定為偷稅并處罰款有些冤枉,表示不可理解。稅務機關的處罰是否正確合理?

該生產企業的2012年1月的合同,采用預收賬款方式并于2月份貨物發出,增值稅上已經實現了收入的實現,造成賬簿上少計收入,2012年3月份的納稅申報也不真實,該企業2月份的上述行為就構成了偷稅行為。雖然2013年1月份該企業將該項收入計入2012年12月的賬目并向稅務機關申報了收入,繳納了相應稅款。實際上是該企業在偷稅行為發生后主動消除偷稅行為的嚴重后果,根據《行政處罰法》的規定,對該企業的上述行為僅僅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。

案例三:

某企業2007年通過提供虛假的證明材料,騙取稅務登記證件,2010年主管稅務機關在例行檢查時發現,對此主管稅務機關沒有給予該企業行政處罰。因為根據《行政處罰法》規定,對違反行政管理行為在2年內未被發現的就不再給予行政處罰。

然而2001年5月1日施行的修訂后的《稅收征管法》規定,稅收違法行為中,對于那些違法稅收法律、行政法規的稅收違法行為,在5年內未被發現的,不在給與稅務行政處罰。依據特別規則優于一般規則的法律適用原則,對違反稅收法律、行政法規的稅收違法行為,其追溯時效應為5年。如企業有偷稅違法行為,稅務行政處罰的追訴時效為5年。

本案例中,該行為是違反的國家稅務總局制定的《稅務登記管理辦法》,該管理辦法是稅務規章而不是法律法規,因此對該違法行為進行稅務行政處罰的追溯時效是2年。



彩票平台注册送彩金 新疆体彩11选5开奖查询 正规赌场导航 腾讯棋牌合集 2.13公牛vs凯尔特人 北京11选5任五号码推荐 福建31选7中奖规则 四川金7乐app官方下载 蓝洞棋牌旧版本 江西麻将精有什么用 单机游戏麻将下载大全 云南时时彩310开奖 江苏11选五预测推荐 河南快三视频直播 博彩网排名 六彩开奖资料 湖南闲来麻将app